• <pre id="mubsq"></pre>
    1. <pre id="mubsq"><em id="mubsq"></em></pre>
    2. <th id="mubsq"><video id="mubsq"></video></th>

        分類篩選
        分類篩選:

        關于藝術史論文范文資料 與我寫中國古代書法藝術史初衷有關論文參考文獻

        版權:原創標記原創 主題:藝術史范文 科目:發表論文 2020-05-19

        《我寫中國古代書法藝術史初衷》:本論文主要論述了藝術史論文范文相關的參考文獻,對您的論文寫作有參考作用。

        拙著《中國古代書法藝術史》終于出版了!這讓我長舒一口氣,雖然在我內心尚有一些惶恐、一些遺憾,但更多一些的是慰藉和欣喜.于我而言,過了知命之年,浮氣漸漸消退,對于紛繁的世事,很多會看淡,會做減法,但有些事卻不會減,而且還要做加法,這便是讀書和寫字.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在讀書臨池中能享受到樂趣.孔子說:“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就此衡量,我可以毫不慚愧地說,自己是個書法藝術的“樂之者”.因此,從九歲至今,臨池習書四十八年而樂此不疲.

        臨池習書是讀書人的事,習書的過程是和我求學、問學、做學問的過程相伴的.而我之所好又恰是文史之學.從1977年恢復高考開始,我一直學習中國文學,尤其喜歡古典文學,直到1995年,在恩師啟功先生指導下,獲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中國古典文獻學專業博士學位.此后,或被評為教授、或受聘為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都是以我在文史以及書法藝術領域的些微成績而获得的.書法本是我之所好,但卻耗去了我四十多年里的大部分業余時間.這期間又不仅仅是臨池習字,還有一個必然的事情,就是購買搜集各種古代碑帖、法書及書法文獻資料.在這個過程中,漸漸領悟到文字書寫乃至書法藝術是一門不簡單的學問.一個書法愛好者,若不能兼通中華民族的文史哲之學,并對書法藝術這門獨特的學問本身有深入鉆研,想成为一個所謂的“家”,大概是不可能的.同時,也是在這個臨池讀書的過程中,逐渐對書法史有了一些認識.

        自1996年始,我的幾本書法冊子陸續出版并受到好評.三年后,一個偶然的機緣,中國社科出版社的編輯,敦促我寫一本談書法藝術的書.但那時若要我寫一部“書法史”,實在是力所不能及的.于是,寫了一本名為《中國古代的書法藝術》的小書交付中國社科出版社出版了.出我意外的是,這書居然暢銷,并再版.此書出版后,不時奉贈愛好書法的朋友留作紀念.有一次,來了位頗有品位的書法愛好者,我將此書奉上請求教正.過了一段時間,他又來北京時,專門抽時間約我茶敘.談起這本小書,他說:“您上次送我時,我沒在意,因為類似的書太多,我当时以為您這本也不過是介紹普通書法知識而已.但回去讀了,才感到這一本不一般.您的書中有四十多個新觀點,這些都是屬于您的獨特見解,讀了很受啟發.”這使我很感動.我說:“我無意標新立異,只不過臨池既久,有一些實際臨池習書的體會,對書法史上的一些問題,盡量如理如法地去認識和思考罢了.”

        談書藝有如品酒,一個飲酒的人品酒,和一個不飲酒的人評酒的好壞,應該是有些異樣的.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這部書在2000年,又被希望出版社收入“青年文庫叢書”,修訂后名之為《中國古代的書法》而再次出版,次年又由臺灣文津出版社出版了該書的繁體字版.也許因為有這樣的社會效應,到了2002年,時任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第一編輯室主任的郭沂紋編審,強烈建議我將這本書加以完善,寫成一部完整的《中國古代書法藝術史》,我当时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貿然答應了.然而,真正撰寫起來,又談何容易?所以,這一拖,竟然就是12年時間!這12年中,我一直在習書、讀書,期間也出版了若干種書法作品集和其他學術著作,因此被評為教授、當選中國書協理事,成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但唯獨這部書像螞蟻啃骨頭一樣,進展緩慢.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当然是不能原諒的怠惰.但若要尋一個正當的理由,也可以說,是我不愿意因襲和茍且.

        自民國以后,書法史著多不勝數,對于書法愛好者來說,想擁有一本或者一個大部頭的書法史,并非難事.多一本或少一本類似的書有什么關系?這正是我最為糾結的:為什么要再寫一部書法史?寫了,于讀者有所裨益呢?還是增加負累?不用說,于人于己,都不應為無益之事,況且任務已領,豈可食言?于是,我只能盡其所能把這部書寫到于我問心無愧的程度.因此,需要盡量占有各種書法史料,盡量體悟書法藝術的真髓,并且去了解和衡量已有書法史著的優劣得失,以求拙著不流于浮泛而于讀者有所裨益.以我的設想,拙著應在以下幾個方面,顯出其存在的可能性:其一,補書法史之缺.此前的書法史著,無論部頭大小,就其書法歷史發展的完整性來說,都或多或少有作为“史”的缺憾,這主要表現在:一是相對于東晉時期的北方,是所謂的十六國時期(今也有稱之為十九國時期的,本書中仍沿用十六國的說法)的書法,自公元318年至420年,大约102多年的歷史;二是相對于北宋時期的北方契丹及遼代的書法,大约有200年的歷史;三是金代大约120年間的書法,在現有各種書法史著中多付之闕如或語焉不詳,拙著則盡量搜集史料加以敘述.其二,秉公持論,不盡說古人好話.譬如漢簡隸書,雖不乏佳作,但更多的不過是当时賬房先生或刀筆小吏所記的文書賬簿,今人或有崇古擬古者,竟然當作經典佳作規模學習,實在誤人不淺.論歷代書家及書法作品,皆盡量作客觀公正之評價.其三,歷代二三流書家作品及普通文人書寫,雖稱不上佳作,但卻是每一時代書法名家、名作賴以取得杰出成就的基礎,實不應忽略,本書也盡量做些介紹,以見各時代文字書寫之全貌.其四,每一時代的書法理論,總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這一時代的書法審美意趣和潮流傾向,尤其是那些在書法藝術上卓有造詣的大家的理論和觀點,更是對后人有啟迪作用.以往的史著多不作專門介紹,拙著則在對每一時代書法介紹的同時,專辟一節,簡要介紹同時代書法理論或書學文化概況,以彰顯書法理論和創作實踐之關系.其五,漢字的字形有一個相當漫長的演變過程,書法藝術的形成以及后來的書法流變,各有演進起伏和發展變化,既有社會文化影響,也有自身規律,拙著力求于此有所揭示.其六,不才自幼年臨池學書,迄今近五十載,雖未盡得書學之妙,自然略有感悟.其中所見或有不同慣常者,皆以實際體會抒發己見,不再依傍舊說.至于得失,只和知味者道也.其七,因得天幸,使我于22年前,有機會師從啟功先生攻讀文獻學博士學位并學習書法藝術,得恩師耳提面命,獲益良多.恩師教誨學書之事,此前已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啟功談藝錄——張志和學書筆記》.故此,拙著中自然有多處融入恩師關于書法藝術之真知灼見,期望有惠于同好.其八,圖文并舉.書法乃具象之藝術表達,談書法而不見書法作品,則基本上無益于讀者.所以,已出版之書法史著,亦多有配圖者.本書沿襲此例而更為有利者,在于本人就職于故宮博物院,得以更多使用故宮所藏之法書碑帖以及資料文獻,另因工作之便,得以搜集到臺灣故宮博物院所藏之部分書法史料,更加上個人數十年搜獲累積之碑帖法書,茲將所選書法圖例插入文中,或可有利于尊敬的讀者直觀了解古人所書并補文意之拙.

        然而,有此八念而求無憾于人,又談何容易?以拙見之淺陋,其間遺漏舛錯必然難免.屈指算來,自1997年始撰《中國古代的書法藝術》至此書定稿,歷時17年之久,除自顯愚鈍之外,豈可言鐵杵磨針?所謂甘苦自知,不過托詞而已.書中訛謬,唯有祈求尊敬的讀者多多賜教和諒解了.

        拙著的在撰寫過程中,得到原 副部長、故宮博物院院長鄭鑫淼先生的悉心關照、也得到現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先生的鼎力支持.自1996年以來,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已為我出版拙作10余種,此書又獲接納出版,出版社領導尤其是現任出版社副總編的郭沂紋女士親自擔任責編,為此書出版作具体策劃和設計構想,為人作嫁衣而不辭辛勞,豈一“謝”字盡可表達?為此書出版付出辛勞的還有排版設計李宗坤等.益友張順兵和學長王崇龍,均有其本職工作,以“先睹為快”為托辭,自愿為此書作文字校對,并提出不少修改建議和意見,友情之重,沒齒難忘.沒有諸君的辛苦勞作,决不會有本書的面世,在此一并謹表謝忱.

        (作者系故宮博物院研究員,故宮博物院博士后工作站導師,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

        藝術史論文參考資料:

        結論:我寫中國古代書法藝術史初衷為關于對寫作藝術史論文范文與課題研究的大學碩士、相關本科畢業論文藝術史留學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相關文獻綜述及職稱論文參考文獻資料下載有幫助。

        和你相關的
        caopro超碰最新地址/啪啪啪研究所/亚洲欧洲视频一区/依依成 人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