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mubsq"></pre>
    1. <pre id="mubsq"><em id="mubsq"></em></pre>
    2. <th id="mubsq"><video id="mubsq"></video></th>

        分類篩選
        分類篩選:

        關于黎明之前論文范文資料 與寫在黎明之前人民幣國際化路程有關論文參考文獻

        版權:原創標記原創 主題:黎明之前范文 科目:專科論文 2020-05-29

        《寫在黎明之前人民幣國際化路程》:本論文為您寫黎明之前畢業論文范文和職稱論文提供相關論文參考文獻,可免費下載。

        11月1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發表聲明說,基金組織工作人員建議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她對此表示支持.

        SDR(Special Drawing Right),中文稱特別提款權,是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新提出的一種“超主權貨幣”,用來補充原有儲備資產的不足.SDR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國所有的一種資金使用權利,屬于銀行外匯儲備的一部分,可以用于成員國貨幣當局之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清算銀行之間的交易和結算.作为SDR貨幣籃子中的一員,不僅每年可以從其他成員國中收取利息費用,更重要的是其代表了對該幣種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認可.

        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人民幣加入SDR有助于增強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對中國和世界是雙贏的結果.中方希望各方支持人民幣加入SDR.

        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統計,人民幣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幣、第四大支付貨幣、第七大國際儲備貨幣.

        目前全球共有189個國家和地區的企業使用人民幣作为國際結算和投資貨幣.隨著中國經濟的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金融對外開放水平逐步提高,國際社會在國際支付、金融資產計價、國際儲備等方面對人民幣的需求日漸強烈.

        記者截稿離最終結果公布還有幾天時間,無論結果怎樣,都不會阻擋人民幣國際化的決心.

        機遇與風險并存

        中國加入SDR,意味著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后,中國將向世界打開資本賬戶開放的大門,世界各國將有機會投資于中國的金融市場.世界和中國都將因此面對一個機會與風險同時劇增的未來.

        目前SDR籃子中只有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其占比分別為41.9%、37.4%、11.3%和9.4%.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后,SDR作为超主權的重要儲備貨幣,在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中位置十分凸顯.中國自2009年開始推動人民幣加入SDR,目標之一是減少對發達國家貨幣的依賴.

        記者在采訪著名經濟學家、財經大學教授王福重時,他表示,中國积极加入SDR意義重大.不僅有利于普通民眾的出國留學、旅游等,也有利于我國整個金融業的發展.

        首先,人民幣國際化有利于搶占大宗商品的定價權.2013年,中國成为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在大宗商品方面有極大的進口需求,但是我國在大宗商品上的議價能力仍較弱,使得國內相關行業企業在大量進口的同時,還需應對每年約30%-40%的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大規模的套保支出無形中增加了進口企業的成本.而人民幣國際化后,隨著流通范圍擴大和議價能力增強,貿易中對大宗商品價格的主導權也在增強,有利于國內企業規避價格風險,降低進口企業成本.

        其次,人民幣國際化有助于推動跨境交易.一方面,跨境貿易發展帶來的人民幣跨境流動為人民幣貿易結算系統的建立提供了真實的市場基礎;另一方面,人民幣貿易結算可以反过来推動中國跨境貿易的發展.人民幣國際化和中國對外貿易發展之間存在一個良性的互動過程.

        最后,人民幣國際化有助于降低匯率風險.人民幣國際化意味著更多的對外貿易和金融交易將由人民幣計價結算,擁有主權貨幣的中國企業面對的匯率風險敞口將有效縮小.同時,有境外業務的國內金融機構按照國際清算銀行的標準計算資本充足率時,人民幣資產權重的增加也能有效降低外匯風險的沖擊.此外,隨著近年来中國金融業的改革開放,以外幣計價的基金等金融產品規模不斷上升,人民幣國際化后能減少該類資產面臨的外匯風險.

        人民幣國際化面臨的若干難題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經濟和改革上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不斷增長的經濟實力是支持人民幣國際化的堅實基礎,但是在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仍面臨一些難題.

        首先,金融自由化程度不高,金融市場發展不完善,發展水平還不能與人民幣國際化需求相匹配.例如,由于金融市場體系存在缺陷,我國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仍不暢通,2014年我國開始降息以來,無論是國債收益率還是資金利率并沒有得到較好的響應,利率政策調整對整體利率結構影響力有限.再如,雖然我國已經發展了一些人民幣離岸市場交易,但是這些市場上交易的人民幣遠非標準的離岸貨幣.如果沒有發達的離岸市場,人民幣很難成为一種國際貨幣.與此同時,人民幣在岸市場發展也相對滯后,體制機制障礙也較多,未來仍需加快發展.

        其次,資本項目管制程度仍相對較高.盡管人民幣在經常項目下可兌換,但資本項目的很多方面仍然受到管制,主要是對證券、資本和短期資本流動的管制.在中國,除了FDI可以自由流動、開放“滬港通”外,其他資本交易,尤其是短期資本流動,仍然受到控制.在不可完全兌換的情況下,人民幣很難被居民和非居民廣泛接受.

        最后,人民幣匯率仍相對缺乏彈性.雖然我國擴大了匯率的浮動幅度,完善了人民幣中間價形成機制,但是人民幣匯率波動依然相對較小,例如,通過對6個月美元期權隱含波動率測算,境內人民幣匯率在2014年的波動僅為2.2%,在20多種主要貨幣和新興市場貨幣中排名墊底.較小的匯率彈性不僅會降低人民幣價格發現的能力,而且會增加人民幣匯率與均衡水平的偏離,增加貨幣價格的扭曲.特別是,在資本項目開放、人民幣完全可兌換后,如果要保持中國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彈性匯率將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制度安排.

        入“籃”之前的思考

        對于IMF擬將人民幣納入SDR,普華永道英國事務所中國業務部主席Tom Troubridge爵士在參加第五屆中英企業CEO對話活動時表示,人民幣被納入SDR貨幣籃子有著非常重大的象征性意義,人民幣“入籃”可以提升全球對于人民幣價值的認知.

        “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本身不會促民幣國際化,但這是人民幣國際化邁出的重要一步.火車已經駛出站.”他稱.

        他建議中國以史為鑒,參見美元在二戰后的國際化進程.他介紹說,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伴隨著很多美國公司拓展全球市場的進程,在歐洲的美國公司需要在歐洲離岸市場換得美元,并用換得的美元進行并購交易,由此在海外提升了對于美元的需求.

        部分中國企業已經逐渐實現全球化,但中國的銀行業在全球化方面卻仍然落后.他表示,雖然就擁有的全球資產而言,中國擁有全球排名前五的大銀行,但其業務中僅有很小一部分在海外.他坦言,雖然可能需要一些時間,但只有当中國的銀行真正國際化,从而产生更多在海外持有人民幣的需求時,人民幣國際化才更可行.

        其他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因素,在他看来,還包括貿易逆差、將大宗商品以人民幣定價、增加軟實力等.他還指出,人民幣國際化的長遠發展,需要完善更多配套政策和措施,包括中國進一步開放資本市場、提升人民幣境內境外可置換度等.

        蘇格蘭皇家銀行亞洲經濟主管Louis Kuijs也在其報告中稱,盡管進入SDR是一個里程碑,但并非人民幣國際化的決勝局.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不得不繼續說服外國機構和個人相信持有人民幣資產的益處.

        Paul Mackel預測,將人民幣納入SDR將鼓勵中國繼續進行金融及資本賬戶自由化改革,人民幣彈性更大的時代可能到來.

        黎明之前論文參考資料:

        結論:寫在黎明之前人民幣國際化路程為適合不知如何寫黎明之前方面的相關專業大學碩士和本科畢業論文以及關于黎明之前結局論文開題報告范文和相關職稱論文寫作參考文獻資料下載。

        和你相關的
        caopro超碰最新地址/啪啪啪研究所/亚洲欧洲视频一区/依依成 人影院